您所在位置:中國嬰童網 > 孕嬰童訪談

京元宋景華20年專注一件事,做高標嬰幼兒面質造者

采訪嘉賓:宋景華  發布時間:2019-8-1 9:50:53

觀點前言

  國內前二十個嬰幼兒面品牌當中,超過一半出自這家輔食工廠,占有率超過20%,每5盒嬰幼兒面中就有1盒在這里生產。說到上海京元食品,很多人并不熟知這家企業。因為創始人非常低調,專注做品牌背后的質造工廠。但熟悉它的人都知道,京元是國內綜合實力領先的輔食生產企業,專注生產嬰幼兒面。

  宋景華是深耕面條三十余年,立志成為制定中國嬰童面高標準的推動者。為讓更多人深入了解這家生產企業,中國嬰童網李代偉總編對上海京元創始人宋景華進行了專訪。

  從篤實傳統到硬核創新,宋總分享了嬰幼兒面的發展與京元匠心質造的故事。

  門檻更高的嬰幼兒面

  當前,國內獲得嬰幼兒輔食生產許可的企業不到60家,其中大多數生產嬰幼兒米粉,而生產嬰幼兒面的企業不足10家。

  若論輔食的銷售份額,米粉占到一半,加上米粉和面條的生產工藝和設備相差較大,面條生產線比米粉的要長很多,意味著投資更高,投產門檻更高,所以大多數企業會選擇做米粉,面條顯然不是投資首選。

  京元宋景華選擇的就是這樣一個“冷門”的品類,而且一干就是20年。

  專注一件事,做好一件事

  說到嬰幼兒面,無論是市場發展現狀,還是涉及專業的知識,宋總都了解的非常透徹,清晰準確的向我們一一講述。與他低調的處事風格相比,宋總其實是一位非常善于交流的老總,與國內很多知名連鎖的老總都有深交,人脈非常廣。

  采訪之前,我們通過多種方式查找資料,盡可能多的了解京元,結果發現能夠找到的資料非常少,甚至連企業官網、公眾號都沒有。很難想象一家這樣規模的企業,呈現給外界卻滿是神秘感。

  當我們提到這點時,宋總笑著說到“京元這些年專注嬰幼兒面OEM生產,把所有精力和人力物力都投入到了生產研發上,公司沒有設立負責宣傳的人,我們只懂生產研發,不會宣傳,這塊工作也就耽誤了。”

  其實,京元不是舍不得投入,要知道京元每年在研發檢測上的投入就數百萬,毫不吝嗇,但是在宣傳上的投入幾乎為零。

  匠人都有同一種精神與氣質,歲月留下的痕跡略顯古板,不過即使沒有廣而告之,但精湛的工藝讓他們聞名于世。

  行業樣板 高標準生產企業

  京元在輔食生產領域享有盛名,工廠通過了HACCPISO22000,并且擁有三十幾項專利,在輔食行業不多見。因為京元給自己定的標準高,所以業界同行和國家食品安全監管部門經常到京元參觀,將之視作國內嬰幼兒面樣板工廠。

  在生產環境方面,京元按奶粉生產工廠的要求,車間空氣經凈化處理。我們進入車間參觀,經過了多洗手消毒,并穿上特殊防護服裝,整個流程與參觀奶粉生產企業一致。

  走進京元的生產車間,我們發現了很多不同,匠心就體現在這些細節里,就拿面條生產非常重要的烘干環節來說,所謂慢工出細活,大多數面條生產企業采用食品加工烘干風扇,烘干時間在五個小時之內,京元采用的是行業領先的熱循環方法,即熱氣流原理進行烘干,保證無粉塵隱患,且烘干時長達到七個小時,這樣烘干的面條安全性高、感官會更好。

  “面條,看似簡單的工藝,實際上因為成分、花色、長短、粗細、形狀不同,甚至包裝的不同,生產要復雜很多,是需要深耕的一個產品”。宋總講到,消費者看長短與花色,專業人士看營養成分表。

  嬰幼兒面并不是營養配方越豐富越好,關鍵看嬰幼兒是否能真正吸收。很多嬰幼兒面品牌會把營養素多作為賣點,消費者常常被誤導,比如不同的鋅和鈣,吸收程度會不一樣。其實嬰幼兒面重點要考慮的是安全,還有科學的營養配比,多了不一定能吸收,反而可能會加重寶寶身體的負荷。

  在危機與機遇下,推進企業發展

  宋總強調,以往在電商渠道和傳統渠道,很多消費者購買的不是嬰幼兒輔食標準的面條,他們無法全面深入了解嬰幼兒輔食。加上以前國家標準相對較低,工廠多,嬰幼兒面的品質參差不齊,這給嬰幼兒面產生了不利的消費環境。

  2018年,國家要求嬰幼兒輔食生產企業重新申報嬰幼兒輔食生產許可證,一大批企業因達不到要求而退出了市場。

  而國家政策標準趨嚴,對于高標準生產輔食的企業來說是重大利好。由于上海京元企業執行的標準一直以來在國內領先,所以在輔食新政審查時,成為國內率先一次性通過的嬰幼兒輔食生產企業。

  推動嬰幼兒面標準制定

  一個產業向前發展,首先需要看領銜企業,他們常常是行業學習對標的企業,也是制定產業標準的推動者。

  宋總回顧了嬰幼兒面的發展階段,以及標準的制定過程。隨著國家的進一步重視,已能清晰見到這個產業的發展脈絡。從之前的“沒有標準”到2015年開始,國家制定了嬰幼兒輔食標準,當時還主要是一些跨國企業,比如亨氏集團與國家共同探討起草。到了2016年,國家邀請了一批像京元這樣有一定實力的資深企業,召開了關于中國嬰幼兒輔食的標準研討,探討更深入詳細,包括了設備更新等具體問題。到了2018年,京元一次性通過了國家的工廠資質審核。

  “2015年之前沒有標準,嬰幼兒面處在市場混沌期。2015年嬰幼兒面輔食標準的確立,進入了穩定增長期。2018年政策標準進一步趨嚴,迎來了新的機遇和成長。再經過接下來幾年的完善,預計2025年銷量真正起來了,可以達到成熟期。”宋總對嬰幼兒面的未來市場充滿信心。

  質造與安全,嬰幼兒面的生命線

  《食品安全國家標準·嬰幼兒谷類輔助食品》(GB10769)頒布以來,黃曲霉毒素、嘔吐毒素和重金屬含量一再被推到風口浪尖。京元歷來將質量與安全視為企業的生命線,所以一直堅持高標準生產。例如,京元生產的嬰幼兒面將嘔吐毒素控制在180μg/kg以內,遠超過國家標準,甚至歐盟的200μg/kg標準。

  2018年重金屬鎘限量值國家標準出臺后,0.06mg/kg這個限量值對行業很多品牌都是個沖擊,超過半數品牌的產品因為達不到標準而下架。但是京元生產的嬰幼兒面經受住了檢驗,通過30多項檢測后發現,產品的重金屬鎘限量值遠低于0.06mg/kg,甚至未檢出。因此,只有堅持高標準,企業才能經受住市場考驗,才能走得長久。

  相比嬰幼兒奶粉生產企業,一般輔食生產企業在研發和檢驗方面的投入要小很多。但京元卻意識到研發和檢驗對輔食安全生產的重要性,比大多數輔食企業的投入更大。為支持安全生產,同時為配合設備更新和技術革新的步伐,公司投入嬰童食品市場產品專業的開發研制團隊已近四十人,未來還將加大在專業技術領域設備與人才的引進,這一項每年要增加幾百萬的投入。在質造與安全方面上的堅持,讓京元付出的代價是產品整體成本提高了12%以上。

  為了保證質量,生產成本一定會提升,這讓京元失去了不少客戶,但京元堅持這么做,因為目標客戶群一直是高品質的面條品牌。

  小版塊vs大格局 被低估的市場

  當前國內嬰幼兒輔食的品牌集中度非常高,20%的品牌占有了80%的市場份額。相比米粉,之前面條長期以來不被品牌和門店重視,但今年市場有了明顯的變化,嬰幼兒面的增長速度遠超米粉,有多個知名輔食品牌的面條已經超過了米粉的銷量。

  宋總介紹,從消費年齡來看,面條一直是被低估的市場,米粉的消費年齡集中在6-12個月,而面條則可以覆蓋6個月-36個月,甚至更高年齡段。如果問未來輔食品類的增量空間從哪里找,嬰幼兒面一定是機會點,目前市場已經顯現出了這一趨勢。

  輔食產業鏈的重要意義

  以前經常在奶粉產業聽到全產業鏈的說法,其實輔食也應該建立全產業鏈。從大格局上來看,輔食要做出穩定的高品質,與供應鏈有很大關系。上游初期各個階段都有分工,需按各自的驗收標準來執行。

  宋總特別提到,輔食的產業鏈應向上游供應鏈源頭延伸,重點管控原料,尤其嬰幼兒面的前端相對更加重要。選料關系到產品是否安全,甚至會影響吸收。

  嬰幼兒面對原料的要求非常高,并不是所有的面粉可以達到。為了找到最優的原料,京元做了很多探索,在全球范圍內尋找資源。京元長期與中糧深入合作,一直堅持選擇使用澳大利亞進口的優質小麥作為原料。

  聚焦做高標準嬰幼兒面質造者

  相比輔食品牌和零售商,生產企業的利潤非常微薄,所以國內很多輔食生產企業往往會選擇兩個方向,一方面接加工訂單,一方面也建立企業自有品牌。但宋總做了自我評估,這些年他只擅長生產,做出好面條,營銷并不是他的強項。他將堅持與高標準的品牌合作,做好輔食品牌背后的企業。

  宋總給京元做的定位非常清晰,做高標準嬰幼兒面質造者,做匠心輔食企業,做行業表率,推動中國嬰幼兒面建立更高標準。

pk106码怎么跟稳定